紳士的第三隻手,林于軒(寶哥)專訪

紳士的第三隻手,林于軒(寶哥)專訪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因為一個很特殊的契機認識了『林于軒』(以下訪問文章以寶哥簡稱),這幾年開始,台灣魔術圈突然開始有人表演偷竊觀眾身上東西的扒竊魔術,還很囂張的稱呼自己為紳士的三隻手(誤),甚至還出了一本扒竊表演的魔術書籍,某種程度可以說帶動魔術圈開始對於「扒術」的表演有了想學習的契機,他本人對於扒竊魔術的推廣也是那樣的不遺餘力,那麼對於寶哥這個人,大家有什麼認識,甚至是最近他一連串放出好像很神秘的影片,到底是什麼呢?這些東西再再吸引我對於寶哥的好奇,因此有了這一次的專訪。

在開始專訪之前,我們先看看他最近推出的個人影片,也許對於寶哥的表演能夠略窺一二。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寶哥你好,可以先跟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嗎?不管是對於認識你還是不認識你的人,如果沒有以魔術維生,你還有什麼樣的人生規劃嗎?

寶哥:我是寶哥,本名林于軒,22歲才開始接觸魔術,可能也是起步比較晚的緣故,沒有鑽研很多艱深的手法,主要專攻在利用引導觀眾思考的方式去呈現魔術,但我越走到現在,越覺得學海無涯,我還是一名剛走進大門的學生。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在當兵結束之後,在樂奇屋打工,還期許自己做一個小說家,但發現其實需要多接觸不一樣的東西,可是這樣的生活赫然發現,是一個很孤寂沒有人說話的歷程,雖然創作的過程是孤單的,可是這樣難免會影響到整個人的心情,會覺得難以找到人生的目標,後來有朋友的推薦,做了沿桌的魔術表演,但那個時候的心態比較像是打零工,也沒有決定未來是不是朝向職業魔術師的方向發展,也是因為這個時間的沿桌表演經驗,才開始看懂 David Stone 等大師的表演,也逐漸穩定自己的表演方式,一路堅持到了現在,忽然覺得當個合法的小偷也挺好的。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所以你魔術的學期歷程是在台大魔術社的養成嗎?還是沿桌時候的累積?

寶哥:應該說絕大多數的養分來自於台大魔術社,這歸功於魔術社教學清楚的架構,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進步,因此有了很紮實的底子,一開始社課的時候,看不到整體的輪廓,就像現在很多剛開始學魔術的人一樣,可能會覺得怎麼我已經會這些東西了,但你不教我進階一點的魔術?歷經一年的社課後,回頭一看才開始有了感覺,是一個清楚的脈絡,這樣的訓練對於找到自己的表演邏輯是非常有幫助的。

子超:我突然很好奇,為何你會有寶哥這個綽號阿?而且還是用來闖蕩魔術圈的暱稱?

寶哥:這個就說來話長了,我在台大魔術社的時候,那時候胖胖的,就被叫做「台大洪金寶」,後來變成「金寶哥」,最後成了「寶哥」。

在我出道一段時間後,覺得這個名字很親切,也就不換了。比較困擾的是,有些人會拿稱呼調侃我的長相:「阿你看起來年紀這麼小,我要叫你哥喔?」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所以怎麼會決定有扒術的表演呢?你的魔術學習上是怎麼樣的道路呢?

寶哥:跟所有人一樣,起初從近距離魔術學起,當時跟一位很厲害的學長學習硬幣,是我最下苦功打底子的階段,後來又陸陸續續接觸了四連環、叉子等。

在樂奇屋打工的那段日子裡,除了所有人熟知的羅賓老師外,連帶認識了許多前輩魔術師,諸如仰沛、紅髮、撒旦、G、簡子等等,我一直覺得我蠻幸運的,一路有這些人提點,他們都不吝於分享自己最專精的事物,我發自內心的敬佩。

直到我在TED上看到了Apollo Robbins的扒術影片,深深震撼了我的心靈,那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表演,也是過去很多人質疑、嗤之以鼻的看法,終於在那部影片之後,我的腦中浮現一個興奮到顫抖的念頭:「辦得到嗎?我能不能學起來?」那一刻開始,我無止盡的朝這個方向跑去,我不希望只是學起來而已,我希望有更多人也喜歡上、善用這個技巧,「憑一口氣,點一盞燈」的想法,讓我一直走到了現在,目前正在積極開發一些扒術的流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印象中你一開始也在臉書的魔術社團徵求同好一起練習扒術甚至一起表演,不知道大家的反應如何?

寶哥:其實有點忘記大家有沒有回應了,其實一個師出無名的狀況下,沒有人理會很正常,後來因為「紳士的第三隻手」的問世,建立了一個鈴聲學院的社團,也希望能帶動大家的學習。

東西不練習永遠只是「知道」而不是「知識」,扒術這樣的東西真的需要有人陪伴,互相訓練跟砥礪,重要的不是手法,而是給觀眾的感覺。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所以這樣的練習需要請對方配合嗎?還是說他就是當作一般人順著表演的節奏被偷這樣?

寶哥:這東西很好玩,訓練初期,一定是做不好,所以肯定是他配合你的狀況,玩著玩著突然有些東西好像就開始有感覺了,對方也會開始進入表演的氛圍,從有意識的配合進入到沒有意識的被偷。

相信很多朋友都看過 Apollo 的扒術表演之後,都會覺得很厲害,自然就會想試試看,但真的接觸會發現相關資源不多,也找了很多人詢問,得到的回饋大多都是負面的回饋,所以一開始真的就像是盲人摸象一樣。

扒術是實戰魔術中錦上添花的一部份,當然因為需要觀眾互動的緣故,已經不同於現在主流的透過影片展示性質的魔術,我認為日常表演來說,能善加運用扒術會為表演帶來相當多的娛樂性。

起初只是熱衷這個項目,但是剛開始在台灣受到相當大的阻力,除了很多人建議我不要輕易嘗試外,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設計過問卷,問魔術圈的朋友們口袋裡都放些什麼東西,還有人回答Bicycle牌、狼珠等,其實看到大家的回答會覺得相當挫敗,一般人真的會放這些東西在身上嗎?

但後來才發現這樣的調查其實根本不重要,在大量的實戰累積後,自然而然就有答案了,但這是學習的過程,沒有走過這一遭,其實是無法想像的。

後來當我接觸越多該方面的資訊後,發現它的調性與我個人特質很合,除了需要大量運用互動、口語技巧外,也因為接觸觀眾、口袋配置不同而充滿挑戰性,每一次的表演,都需要評估觀眾的注意力模式、穿著打扮、口語習慣等,才能有所動作,即使現在已經有許多通用的模組,但因為每一次表演還是會有不同的狀況,所以每次表演還是相當刺激。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我知道寶哥現在也開了不少的魔術課程,所以你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教學生或是引導學生呢?

寶哥:當然有些學校的既定課程,有固定的安排,必須依照課表來上課,如果是我自己的課,一定有脈絡跟邏輯,就以硬幣魔術的教學來說,我會從硬幣怎麼拿開始講起,國外的教學帶也都會交代的很清楚,也許是因為語言的隔閡,大家好像都不在乎,照著做好像也可以,這些東西好像都被輕忽了,有時候真的應該去聽聽國外的大師到底在說什麼,所以有時候也會因材施教,陪學生一起看教學帶,一邊聽大師說了什麼,一邊引導學生的方向。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寶哥出的這一本與粉絲團同名的『紳士的第三隻手』彙整了不少他的心得,這一次書中有一個地方讓我蠻感動的,書中提到因為需求,所以詢問了國外的作者,問他能不能將他的東西放在你的書中,因為有些台灣的活動,如果使用到別人的東西,也就是直接用了,反正天高皇帝遠,其實只是一個基本的尊重而已。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其實會去請示這位魔術師,也是因為他是我扒術的啟蒙教學,雖然是一個免費的示範,可是真的影響我很深,也因此不想褻瀆他,所以還是詢問他的同意,也感謝他大方的同意使用。

子超:後來你成立的粉絲團,也是有系統的在分析一些扒術魔術的教學帶與資源,這些東西應該花你很多時間吧?就像你說的,你想要推廣扒術魔術的,真的看的出來蠻有心的。

寶哥:其實當初也是希望能讓多一點人接觸,用一些比較詼諧的方式來介紹,寫到後面資源越來越冷僻,因為希望能夠有系統的分享給大家,擔任了一個路燈的角色,當然也需要蒐集相當多的資源,雖然也花了不少錢,但如果可以幫助大家少走一些冤枉路,那也值得了。

子超:不知道寶哥有沒有什麼魔術偶像?可以跟大家介紹一下嗎?

寶哥:學魔術的過程中,有三人對我的魔術生命有莫大的影響,除了之前提到的 Apollo Robbins 外,還有Tony Slydini、David Williamson,Apollo 開啟了我的扒術之路,為了學習最高級的錯誤引導,我重新認識了 Tony Slydini,這位與教授 Dai Vernon 齊名的大師,他讓我對於錯誤引導的認知,從既定程序的懞懞懂懂,蛻變成為靈活運用的程度。

至於 David Williamson,是讓我真正成為魔術師的最大原因,他的表演風格相當的野蠻、靈活,但是永遠能讓我捧腹大笑,也直接影響我理解魔術的狀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那你的表演有什麼個人的魔術哲學呢?你一直給我的感覺就是~你是一口條很好的人,也能很清楚的表達你的想法,那你的魔術表演有什麼的特殊風格呢?

寶哥:我個人對魔術的哲學,還沒像大師們銳利到一言以蔽之的程度,真要簡單的說,我認為玩魔術一定要開心,這樣的開心有三個階段,第一個是自己開心,這點很好達成,但也是最基本的事,唯有自己先開心,看魔術的觀眾才會開心,當然這不是說你一定要是喜劇魔術師,而是認真執著的表演,會自然地透出你對魔術的喜愛,觀眾才會被感動。

第二階段是讓觀眾開心,如果魔術表演過程中讓人覺得無趣,甚至感受到敵意,那你還是選擇培養點別的興趣吧,失去了觀眾的魔術已經不足以稱為魔術了,所以魔術務必要讓觀眾獲得各種意義上的開心。

第三階段是讓觀眾即使被騙了也覺得開心,講白了魔術的本質仍然在於欺騙,是魔術師利用不對等的資訊來贏過觀眾的智力,我們不能保證觀眾都有「哈哈我被騙了」的雅量,但是我們能盡量讓觀眾喜歡魔術師,進而讓觀眾被魔術師騙了也覺得「我好喜歡看他表演,被騙反而是愉悅的」這樣的感覺。

表演風格上,我一直覺得自己有兩個面向,一種是我本身的狀態,說話快速詼諧,另外一個則是我寫小說的狀態,偏向於一個說書人的角色,會以比較緩慢的速度把大家拉進我表演的氛圍,兩個表演方式我都很喜歡,也會視表演的形式而調整要用哪一個角色來表演。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不知道寶哥表演魔術有沒有什麼印象最深的事情?

寶哥:印象最深的,是我曾經接過一場生日派對演出,是對一群小孩子的那種,壽星的爸媽特別吩咐我,他對孩子們說我是哈利波特的同學,特別邀請我從霍格華滋過來的。小壽星六歲,媽媽介紹我開場後,我很歡快的進行了一場演出,小朋友們尖叫大笑,氣氛熱烈不在話下。

演出結束後,小壽星一路跟著我回到準備室,我還是保持著親切的互動,一邊偷偷整理我的道具。當我收拾完畢,準備要離開時,小壽星竟然拋下所有室內的小朋友,一路送我到門外,連同爸媽一起送出大樓的大門。

當我與他們道別時,小壽星問我:「你要騎掃帚回霍格華滋了嗎?」我愣了愣,爸媽很尷尬的拉著小壽星說:「走了啦,回去了。」之所以尷尬,是因為我的摩托車就停在旁邊。

我大可以跟他說不是唷,哥哥的車子就停在這邊,然後揮揮手騎上機車回去,順利的結束一場表演案子。

此時我彎下腰,笑著說:「對呀,但是哥哥的掃帚為了不被人發現,藏在河堤的草叢裡,我要到那邊拿,你不能跟來唷。」小壽星臉上微微失望,又說:「那,你要幫我跟哈利波特問好唷。」我說:「沒有問題。」

接著我站起身向外走,小壽星就這樣站在門口,跟他爸媽一起目送我,一直揮手,我也不停的回頭揮手道別,直到他們三人的身影變成一團黑點,回到大樓裡面,我才又花了十分鐘折返回大樓下,騎車離去。

重點不是我當時表演了什麼,而是我與壽星父母三人一同編織了一個夢給他,是不是欺騙呢?當然是,但是為了使人愉悅、使人感動而欺騙,這就是魔術。

直到今日,我還是很欣賞那天提著演箱、穿著演服,在午後的驕陽下來回走了20分鐘的滿頭大汗的自己。

子超:阿,好有畫面阿,那最後有沒有什麼想對現在學魔術或未來想學魔術的人的建議呢?

寶哥:沒有,他們死活乾我屁事 XD。 其實還是有話想說啦。

我學魔術的起步時間很晚,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壞處當然是我已經錯過了最能磨練手法的時光,好處則是我更能理解表演、互動的重要性。

我想說的是,魔術很酷,我們都希望透過魔術成為一個很酷的人,這需要過程,有點像「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歲月磨練。

起初我們玩魔術,覺得格格不入,變不好,即使是魔術也沒辦法讓你變的受人喜歡。許多人都經過這個階段,有一部份人在這地方受到挫折,從此就放棄魔術,但也有大部分人進入到下個階段。

之後你越玩越深,學到了不同知識、技術,你的魔術變好,身邊的人會因為你變魔術而喜歡,但是他們喜歡的是變魔術的你,換句話說,他們喜歡的是魔術,而不是你。這階段就常有人說「學魔術把不到妹啦」發自內心的感慨。

最後,就是「不役於物」的階段,你成為了一個就算沒有魔術也可以很酷的人,談笑風生、落落大方,魔術改變了你的人格,即使你不變魔術,身邊的人也樂於與你相處。來到這個階段的人,就不會被稱為魔術宅了。

重要的是,你要有什麼樣的招牌,也就是你希望人家怎麼看你,讓人家願意買單,願意找你表演?你就是你自己的品牌,每一個人都會背上標籤,因此你要把你鮮明的特色給做出來,想辦法發揮最大的標籤特性,大家才會知道你是誰,而不是一個沒有臉孔的人,自我的提升很重要阿!

最後我想說的是,雖然現在大家都喜歡透過拍攝影片來交流,但我還是相當鼓勵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去表演,更能感受到與人交往帶來的喜悅。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寶哥 紳士的第三隻手

子超:非常感謝寶哥接受我的訪問,也希望大家也能找到自己自己鮮明的特色。

這一次的訪問,我看到了寶哥的熱情,除了彙整自己對於扒術的知識成冊外,還成立相關的粉絲團,希望更加的推廣,而不是單單把書賣出去就了事的,也希望藉由他的推廣,能夠有更多人對於這樣的表演有更多的著墨,我衷心期待這一天,還有他對於魔術的尊重,這一點是值得大家多學習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